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28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兰陵王将我的不安望去,勾嘴低笑说:“江陵处处有鸢尾,花开之时,满城皆是花影,想必一定很美!”

说时,兰陵王眼前不时浮现出那个穿紫衣的小姑娘,她可不就是朵紫色的鸢尾花么!

兰陵王盈盈一笑,却不知他记忆时的那个小姑娘,此时正坐在他身前。

缘份是种很奇妙的东西,明明自己所思的,想要的,就在眼前,只因某种触不可及的原因,不能相认,不能启口,以致于次次生生的错过!

兰陵王想起那时候,不觉感叹,在那个季节,那个时候,唯有这个小姑娘带给他一片真诚明媚的春光!以致于他这么多年来,时不时忆起那样灿料的笑容。

“是!很美!王爷去过江陵?”我顺着他的话说。

兰陵王没再回应,似乎心里已决定了什么,倏然间松开我的手,拉起马上的缰绳,马鞭一扬,驱马向前。

我得了个无趣,干脆不再开口,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

他的怀抱很温暖,让我留恋,又仿若觉得这个怀抱有些熟悉,仿若许多年前他就是我依赖的港湾。

他身上有股清新的莲香,这味道熟悉的要死,不时让我的心寸寸收紧。

他是高孝瓘吗?

一路思绪不绝,不知不觉一行人进了邺城。

邺城到底是在天子脚下,放眼望去,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民房鳞次栉比。薄暮中,夕阳的余晖淡淡地洒在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上,给眼前繁盛的邺城增添了几分朦胧诗意。

街上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不绝。

我坐在马背上瞧着各种未见的新鲜,觉得邺城比江陵要热闹的多。

一路眸光流连在那琳琅满目的货品上,不知不觉已到了兰陵王府。

兰陵王纵身跃下马,顺手将我抱下。

大概是我身躯太瘦小,又穿着男童装,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未开长的孩子。

府内侍从闻声过来将战马牵走,我望着身后偌大的兰陵王府处于尴尬中。

“可有去处?”

兰陵王忽然开口说。

他此时背对着夕阳,颀长的身影越发清俊的纤尘不染。

我摇头,兰陵王顿了顿:“可识得字?”

“倒还认得几个!“

“那留在府里当我的随从可好?”

我自然是愿意的,兰陵王好歹也是皇亲贵胄,留在他身边打听起高孝瓘或许要容易些。

“小民愿意留下!”我想也不想回他。

“那么,随我来!”

兰陵王上来牵我的手,不知为何他牵我的手竟是那般的自然,反倒是我遇上他这样绝色男子,羞得两颊彤红。

“害羞么?你又不是女孩!”兰陵王好笑道。

我垂下头,心虚的不敢再看他。

心里却在大叫,人家本来就是女孩!

整个兰陵王府大殿连连,最高的大殿铺着朱色的琉璃瓦,翘角飞檐,一只只凤鸟嘴里含有一枚金铃,风过时,那金铃发出泠泠的声响。

暮色垂下,重重楼宇顿时迎着苍茫暮色,绽放出瑰丽的光辉。

兰陵王军务繁忙,一入府便将管家唤来,替我安排好了住处,随后入了书房。

待我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物去找他,他仍在书房中批改公文。

我初来乍到不知该干些什么?又不想在此白吃白住,想找点事做做。

见我站在书房门前,兰陵王朝我招招手。

“过来,替本王研墨!”

我赶紧步进去,拿起墨捧。

只见兰陵王提笔伏在纸上认真地写起字。

他用得是小篆,字体遒劲有力,龙风凤舞间似要破纸而出。

纸上的内容都是有关此次战役的,想必是在向他的堂兄高纬汇报战况。

突然纸面上跃出“宇文邕”三字,我的心不觉微微揪起。

这几个月来,这三字,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不知我这一走,宇文邕会不会来找我?虽然这种想法有些可笑,但我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

此番一想,不觉痛骂起自己,真是混帐!算着时间,宇文邕已经跟李娥姿小姐成婚数月,早已是李小姐的夫君,我怎么还有这种不干净的念头。

见我拿着研墨捧在发呆,兰陵王不由将手在我眼前晃晃。

“在想什么?这般出神!”

我赶紧收回思绪。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故人!”

“喔!那你此回来邺城的目的是来寻人的?”

兰陵王细心如尘,我的心思怎瞒得过他。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对我的身分起疑,才下定决心将我留在身边。

即便如此,他的话恰好说到我的心里去,我不由试探地问起:“王爷可认识个叫高孝瓘的人?”

兰陵王提笔的手一顿,笔上的墨汁“啪”滴在纸上,迅即晕染开,留下黑漆漆的一团,将他刚写好的字全弄糊了,这张纸显然已作废。

我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赶紧将案上的纸取下,重新给他换了张新的。

兰陵王不动声色地望着我,眸光犀利,冷不防攥起我的一只手说:“你到底是谁?”

从没想到如此清俊如玉的他,手力也是这般大,手腕一阵酸痛,似要碎裂一般,不由眉头紧拧,疼得哼起。

“好痛!”

兰陵王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倏然间放开我,眸光一冷说:“你叫什么?”

我脑袋一懵,一时真没想好自己叫什么?

现在是男童身份,总不好将原先的名字再报上。

“梓原!”我顺口报了自己名字的谐音。

兰陵王瞳孔暗缩,不明所以的盯着我。

我被他瞧得瑟瑟发抖,总觉他在透过我望着另一个人。

见我怕成这样,他忽然又一笑,顿时三千桃花盛放灼灼夺目。

“来!将名字写在纸上让本王瞧瞧!”

我颤微微地接过他递来的毛笔,用梅花小篆写了“梓原”二字。

兰陵王瞧着纸上的字体,意味深长的望着我。

“遒劲,淡雅!好字!梓原,往后你就跟着本王吧!至于你要找得那个人,本王会替你打听的!“

兰陵王别有深意地说。

“多谢王爷!”我小声回道。

抬首时,兰陵王再次伏在案上唰唰写起公文,我不敢再打扰他,一心一意研起墨。

直至夜幕完全降下,书屋里乌蒙蒙的,我赶紧将灯一一点着。

这时候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起。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上回的问题,亲们只答对一半喔,答案是白莲花、紫色鸢尾花、曼珠沙华。哈,竟是三种植物,谁叫他们都是花族的人!好吧,一会再见!

新鲜铁皮石斛厂家吃了仿野生铁皮石斛铁皮石斛花期多长

要闻常州CPVC电力管夏季施工注意事项

芜湖纯原料HDPE打孔管厂家欢迎咨询

3吨后装压缩垃圾转运车工厂出售

开封PE打孔管产品性能特点&

临沂风电基础大弯头用途及参数

新鲜石斛花旗参汤功效药用石斛您想找的我们这里都有

环氧树脂地坪工程汕头环氧树脂自流坪地坪厂家供应

回收硬脂酸锌什么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