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州励红百货30平方米的艰难经营与重生2

发布时间:2021-05-16 02:55:30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彪哥 1969年生,广州人 励红百货现任店长,经营励红百货十多年,带领老伙计们开拓货源,挖到了很多几近脱销的国货,在百货店萧条的大环境下,逆市扩张成功开了第一家分店。

时光是一件让人玩味的东西。有些东西在时光的流逝中褪色,有些东西却在时光的流逝中焕发光芒。

“东有胜利,西有励红”,有八十年辉煌历史的广州老百货——励红百货,选定了九月九日这个寓意“长长久久”的黄道吉日,嫁进了“西关”。本来,偌大一个城市,小店的分合再平常不过,可老店的重生却让人感受到时光的眷顾。

回首往昔,广州城的老宝贝们,不是随着拆迁夷为平地,就是在追惜的声浪中慢慢式微;不是在老人唏嘘的讲述中驶入博物馆,就是在媒体的挽歌中淡出人们的视野。

如果说在高速发展的城市空间中居然能原汁原味保留并且再添新枝的,大浪淘沙中就只剩下励红了。于是,我们走近励红百货现任店长郑文彪(彪哥),看看这位掌门人与励红共进的人生,探探老广在这时光抽屉中流淌的情感。

9月9日开张 “80后”拿着微信来淘国货

说起九月九日,许多人会告诉你这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而对于彪哥来说,这是他的励红百货开枝散叶的大喜日子。和许多新人希望白头到老一样,彪哥特意挑选这天,希望在他手上的励红能长长久久。

没有时尚的花篮,也没有隆重的剪彩,只是在门口贴了几张写着“新张大吉”字样的红纸,励红百货多宝路分店就开门做起了生意。对于“低调”的开张,彪哥是充满自信的,“街坊心目中的老品牌,宣传不需要促销,靠的是口碑。”

走进励红百货,就像是走进了时光隧道。 “励红百货”的4个大字,不像附近的商店白底黑字的喷墨打印;而是在有机玻璃上雕刻而成,再加一层包边,非常立体。

百货一切还保留着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子:顶上没有空调,只有吊扇嘀悠嘀悠地转,两排玻璃柜台一字排开,顾客在玻璃台之外叫喊,售货员在玻璃柜台里面拿货。每次完成交易,店员就会在旁边的算盘上拨弄几颗珠子记账。

在玻璃柜里挤满了各种让80后、90后看了都感觉自己太“out”的老宝贝:可以论斤卖的散装花露水,当水枪玩的大笨象冲凉液;印有大红喜字的子孙桶,各种穿针引线的必备“神器”……

走近护肤品专柜,几乎全是超市没得卖的“国货”品牌:海鸥、蜂花、郁美净、百雀羚、六神等。潘婷和飘柔已经算是最“潮流”的货品了,但是他们基本没机会当“花魁”,倒更像是陪嫁的丫头,默不作声地屈居一隅。

说到顾客,励红九成都是头顶银丝的老人家,他们可以准确地说出所要的牌子和货物,是真正的“铁杆粉丝”;但有意思的是,新店开张又火了一阵,竟也吸引了不少80后“国货粉”蜂拥而至。

戴墨镜、穿迪士尼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阿丽拿着近日炒得很红的国货微信,来跟店员周姨说,“我想要上海女人、友谊面脂、还有猪鬃毛牙刷……”周姨可以熟练地挑出上海女人面霜,但是对猪鬃毛牙刷就只能说抱歉了,“因为厂家断货,这个产品已经有一阵子没得卖了”。

此时的阿丽有些失望,但仍为淘得“上海女人”高兴:“小时候阿妈就给我抹这种,涂到手上,隔了几天还会感觉它润润的;但是现在的产品,因为甘油成分很少,很快就干了。”

阿丽清楚地记得,“上海女人”的包装换了,以前两个摇着的扇子的女人很古典,现在可能更新潮了一些,但是盒子还是很经典,味道也很熟悉。

对于很多小年轻来说,励红就好像“叮当”百宝袋里的“时光门”一样,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和过去的世界“握手言欢”。

历史沉钩 当年的“励红”旺到要排长龙

中山六路41号的励红百货里,30平方米的小地方,人流如织、货如轮转。在一堆满头银丝的老顾客当中,绿色Tshirt、牛仔裤的,梳着一头“剌剌令”的黑发的彪哥格外年轻。我们的采访在从店尾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小角落里进行。

“励红还老过我很多。” 彪哥一张嘴,就露出那排白得发亮的牙齿。他今年45岁,自小就帮衬励红。他说,励红在新中国解放之前是资本家开的,和许多老字号一样也有一个“祥”字结尾的名字,大宝号为“永生祥”。

1956年,店铺收归国有之后,它便命名为“国营励红百货”,“以前改名很流行用红字,励红也是这样得名的。”彪哥说,到了上世纪90年代重新装修, 励红成为股份制的商铺,“国营”两个字也自此去掉了。

在彪哥的记忆里,当年的励红,旺到排长龙。当时广州最出名的大百货有南方大厦、新大新,而励红是广州遍地的中型百货之一。“整个铺面有现在三个门面那么长,很阔气。”他比划着“针棉、搪瓷、护肤品等,应有尽有。”

在计划经济时代,买肥皂、买雪花膏、买布料,什么都要用“票”。老一辈人节俭,票都省着用,可一个月不用光下个月就没效了。所以一到月底,大家就会去励红购物。这时候,一条长龙就从店铺里延伸到中六的街边,非常壮观。“给票买货,大家伙买东西就好像玩扑克派牌一样。”店铺鼎盛之际有32名员工,一排玻璃柜要站4个售货员才够人手,外设1名柜长,人丁很兴旺。

以前国货店都是公家的,所以每间国货店都配有一辆进货小货车,火爆的时候,励红的货常常“当日进、当日清”。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伴随着邓丽君的老歌,许多店员天刚亮时开铺,晚上忙到打烊才回家,过着忙碌但却怡然自得的日子。

超市冲击 大部分百货关张励红艰难独撑

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励红也好景不长。

上世纪90年代末,市场经济蓬勃发展。 老广们记得,以好又多、岛内价、吉之岛为首的超市开进了广州的消费市场。 大超市里品种丰富,可以自选自购,买得多还有优惠,吸引了不少市民。

“我们基本上是老人店,老人家有空,喜欢逛超市货比三家;但是老人家消费能力有限,超市进货量大有时候会比我们便宜一块几毛,所以也拉走了不少熟客。”彪哥说。

这边厢超市进驻,那边厢广州城建加快:修地铁、旧城改造,多需要拆迁,在轰轰响的吊机之下,解放路、中山路一带集聚的日用百货也成为了灰烬。

“当时我看着百货店一家家倒下,大地啊、鸿民啊,他们都是在北京路附近的中心城区建的,拆了之后有的搬到了河南,但是也没见再起死回生。” 彪哥说。

标志性的百货的陨落,要数与励红一样历史悠久的胜利百货。

彪哥说,以前“东有胜利,西有励红”,胜利和励红是仅存的两家重量级百货店。但是,在2011年,走过了74年岁月的胜利百货由于租金和税费的双重压力,不得不关门谢幕。

“正是在怀念胜利的时候,人们才记起了励红。”彪哥说,当时有媒体报道:“胜利关张了,励红还远吗?”于是激起了许多年轻人怀旧和支持国货的热潮,他们就带着长枪短炮来拍照,似乎这就是大家最后的记忆乐园。

而也正因为这样,励红似乎被捧在了手心一样,虽然风光难再,但是却极力维持着。

孩提时代 父母从事百货他总能尝新品种

在励红鼎盛到撑场的大半辈子里,彪哥对励红再熟悉不过了: 由于父母都是从事百货行业的,所以商店进了什么新宝贝,他在同龄人中总是第一个尝试者,这可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能力办到的。

“上世纪70年代我读小学,大家都是用电车皂洗澡,有一支大笨象已经很开心了,以前哪里有过这么香喷喷的东西呢?直到现在我儿子还在用呢。” 大笨象洗澡液是一个时代符号,粉红色的象身憨厚可爱,用完里边的液体还可以当水枪玩,在那个缺乏玩具的时代很是诱人。

肤安沐浴液也是一件宝贝。彪哥说,“打自卫反击战的时候,广州兵用的都是这种沐浴液。当时这些物资很紧缺大家都舍不得用,只抹重要部位。但神奇的是, 只有抹了肤安的地方没有长湿疹。”

被彪哥称为“镇店之宝”的可谓绿油油的散装花露水。这瓶花露水10元1斤,存放在一个超过30年的玻璃瓶里,瓶子与一根化学实验用的粗试管连通,试管上是一根细长的橡皮管子,另连着一个类似于血压计一样的气泵,轻轻一挤花露水便缓缓流出。

“以前大家用花露水,用完之后不舍得把瓶子扔掉,就来我这里装。”彪哥抚摸着试管说,“你知道花露水瓶的口很小,只有我这根细管子才可以塞进去,然后一点点地挤出来。神奇的是试管毫厘不差:泵满了一个试管就是半斤5元钱。所以,这个气泵的转角位置脱落了很多次,我反反复复去修不舍得扔掉,因为市场上再也买不到这个东西了。

彪哥很庆幸,自己对儿时的老宝贝触手可及:水壶木塞和内胆、一米开剪的裤头橡筋、搪瓷口盅和痰盂、“白饭鱼”回力鞋、蜂花护发素、人参洗发水、雪花膏润头油……全部上下大大小小的种种日用品,标价小到一元几角,大的也不超过100元。

看到这些东西他就双眼发亮,所谓心头好也就莫过如是了。

接管百货 努力寻宝贝拼命保招牌

转眼之间,彪哥从孩童成为了堂堂男子汉。

2003年,励红的老经理准备退休了,而店员也打算回家带孙子,店内一副青黄不接景象。这时,与彪哥爸妈相熟、看着他长大的老经理就对他说,“你看喜不喜欢这里?如果喜欢的话不如就试一下接手吧?那时,彪哥是打工仔,他的工作跟百货没有半毛钱联系。听到这样的建议,眼看着自己襁褓中的孩子,他想,不如试一试吧。

于是,35岁的他,成为了励红的大股东。

他永远不会忘记老经理的一句话,“如果要做,你就要做好它,不然就不给你做了。”在一众50多岁的店员阿姨期盼的目光下,他开始了带领励红奋进的日子。

刚刚接手励红,这里的货物是单一的,彪哥发现不少儿时的宝贝都“断货”了。“小时候我用过宫灯的面霜,咏梅的柠檬蜜,后来发现,咏梅在广州一直都有的,但是宫灯却不见了。”他第一时间做的就是找产地,恢复旧产品的销售。

“宫灯是上海牌子,厂家曾经关门了,后来我找他的时候厂子居然重开。由于在广州没有经销点,也不知道货品好不好卖,所以我就跟上海厂商说,不如你送给我一些摆在店铺吧,要是好卖的话再进货。没想到, 货物一上架就吸引了很多老人家来买。” 从此之后,宫灯的产品是直接发货到励红的。

对于寻宝,彪哥是偏执的,这甚至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大笨象冲凉液就是这样被他寻到的。“广州被很多高大上的物品入侵,很多老宝贝都去了珠三角,”彪哥说,“有一回到佛山玩,居然见到了大笨象,我当时很兴奋啊,这种东西原来一直存在!后来,我从网上查到了是浪奇产的,于是就跟他们联系,恢复了供应。”

在寻宝过程中,彪哥对老宝贝有一股割舍不去的情结,他笑称自己甚至有点“迷信”,比如说对“励红百货”这个金漆招牌就一直拼命守护。

2010年,亚运整饰工程,“励红百货”附近需要重新整饰。彪哥很担心招牌会被损害,便和一众店员商量,一方面请求施工队千万不要动招牌,另一方面则找专人夜间守门口,希望招牌不被伤害。

“老招牌很重要的,我看过一些老店拆迁时换上新招牌,没多久就关门了。”彪哥说,虽然在整饰工程里还是把励字的一钩给弄没了,但我们还是坚持用这个老招牌。

风寒感冒吃什么效果好

感冒发烧头痛怎么办

荆防合剂发烧能喝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