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宏观调控末季迎考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6:21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宏观调控末季迎考

三季度我国经济低位回升,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8%,增幅高于一二季度。三季度经济反弹主要是受政策刺激下的基建投资拉动影响。前三季度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55.8%,较上半年提高1.9个百分点,拉动GDP增长4.3个百分点。9月份,投资、消费、出口、工业增速全面下滑。未来,随着新兴经济体、发达经济体风险积聚,人民币持续升值,出口形势难有改观,政府投资后继乏力,居民消费保持平稳、三公消费受到抑制等因素综合作用,经济增速回调将是大概率事件。

三季度,GDP同比增长7.8%,较二季度回升了0.3个百分点,亦高于一季度的7.7%。前三季度(按可比价格计算)累计同比增长7.7%。

三季度经济反弹,主要受政策刺激下的基建投资拉动。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45.9%,较上半年提高0.7个百分点,拉动GDP增长3.5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55.8%,较上半年提高1.9个百分点,拉动GDP增长4.3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的增长贡献率是-1.7%,较上半年下降2.6个百分点,拉低GDP增长0.1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9月份,投资、消费、出口、工业增速开始全面下滑。其中,出口增速更是大幅下滑7.5个百分点至负值。随着新兴经济体需求跌落、发达经济体风险积聚,人民币持续升值,出口形势难有改观;受资金来源及成本制约,政府投资后继乏力;居民消费保持平稳、政府消费受到抑制,消费低位运行;投资不足、外部需求下降与过剩产能夹击之下,工业增速难于提升;通胀抬头、货币供给高位徘徊,刺激政策承压,经济回调将是大概率事件,必须对回调程度保持警醒,以避免出现大的波动。

出口增速大幅下滑 外贸不确定性走强

9月,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3.3%,较8月下滑了3.8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同比下降0.3%,较8月下滑了7.5个百分点,是下拉进出口总值增速的主要原因;进口同比增长7.4%,较8月上升了0.4个百分点,基本保持稳定。

从历史数据来看,去年同期出口额为当年的次高点,今年9月出口大幅下滑有去年基数较高的影响,但更重要的因素是对新兴市场出口的超预期回落。9月,我对东盟出口同比增长9.79%,大幅下滑21.3个百分点;对巴西出口同比下降4.98%,比8月大幅下滑了18.87个百分点,均远超平均水平。进口方面,虽然进口额基本保持稳定,但值得注意的是,大宗商品进口额的大幅上升主要是受价格拉动,进口量增幅远不及进口额增幅。在中国稳增长的政策带动下,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预期上涨,输入型通胀苗头显现。

近期,新兴市场货币均出现较大波动。9月,巴西雷亚尔、印度卢比、马来西亚林吉特等均出现明显升值,货币的大幅升值对这些国家的出口造成不利影响。由于基础工业薄弱,中上游产品基本依赖进口,出口的减少会进一步制约这些国家的需求,进而影响中国的出口。

四季度出口形势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发达经济体方面,财政悬崖问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已经露出冰山一角,未来美国将有更多的危机需要应对,给中国对美出口蒙上阴影。新兴市场方面,发达经济体经济的整体放缓已经传导至新兴市场,新兴市场出口下滑,失业增加,需求减少,自中国产品进口下降。9月的对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巴西等地的出口就已经出现这一状况。因此,预计四季度我国出口形势依然严峻。

不过,由于受“圣诞节”等节日因素拉动,出口额有望实现环比正增长,但同比增长保持三季度8%的速度困难较大。

基建投资增速下降 投资动能后继乏力

9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未能延续连续回升趋势,小幅下滑,投资后续动力不足。1~9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309208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0.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0.2%),增速比1~8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从环比看,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1.28%。

9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主要受基建投资增长放缓影响。9月基建投资当月增速21.6%,较8月回落7.7个百分点。其中,铁路运输业投资大幅下滑,1~9月,铁路运输业投资增速10.2%,较1~8月增速下滑6.9个百分点。基建投资放缓的同时,工业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投资增速加快,以及房地产开发投资加速,支撑了固定资产投资保持相对平稳态势。

三季度GDP的回升,投资贡献了55.8%,但是随着政策效应减弱,投资后续动能不足苗头渐现。在投资主体方面,中央和地方投资后续乏力。1~9月份,中央项目投资同比增长10.4%,增速比1~8月份回落0.4个百分点;地方项目投资增长20.7%,增速回落0.1个百分点。项目及资金到位方面亦全面回落。

在需求依旧疲软、产能过剩形势严重、金融系统风险增大、通胀压力显现的背景下,后续投资乏力,同时考虑到较高的基期因素,四季度投资增速将小幅回落。

消费增长小幅回落 未来仍将低位运行

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3.3%,较前月回落0.1%;实际增长11.2%,较前月回落0.4%。其中,城镇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3.1%,与前月持平;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长14.8%,较前月回落0.3%。

9月消费的名义增速与实际增速均回落,主要受石油制品消费、金银珠宝消费和文化办公用品消费下降影响。9月份,金银珠宝消费同比增长18.2%,增速较前月下滑3.6个百分点,为2013年来的最低增速。黄金珠宝进一步降温,其对消费增长的拉动作用继续减弱。石油及制品同比增长9.6%,增速较前月下降3.1个百分点。文化办公用品同比增长%9.1,下降3.5个百分点。

9月,房地产市场的持续回暖带动了相关产品消费的回升,家电、家具及建筑装潢升幅明显。9月份,三类商品消费增速分别回升1.6、5.6、2.7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基本稳定,但作为消费主力的城镇消费,与去年相比增速下滑明显,且显著低于农村消费增速。消费结构的变化反映出总需求不足的特征。同时,中央政府的重拳反腐,对于消费水平的整体增速下降影响显著。因此,预计四季度消费增速将在低位平稳运行。

CPI重回“3”时代 通胀仍然温和可控

9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3.1%,环比上涨0.8%,同比增速时隔7个月后再次回到“3时代”。

新涨价因素增加,是CPI增速上行的直接原因。9月份CPI同比涨幅中的新涨价因素为2.3个百分点,比8月份增加了0.8个百分点;翘尾因素为0.8个百分点,比8月份减少了0.3个百分点。两者抵消后净增0.5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食品价格仍是推动CPI上行的主要因素。9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6.1%,影响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约1.98个百分点。其中,鲜菜价格上涨18.9%;肉禽及其制品价格上涨6.6%;鲜果价格上涨12.5%;水产品价格上涨5.9%。9月,食品环比增幅1.5%,其中鲜蛋、鲜菜、鲜果和猪肉价格环比分别上涨7.9%、6.7%、5.4%和2.2%。非食品价格相对平稳。

双节及季节性影响,加之部分地区旱涝灾害等多个因素致9月食品类价格普遍且大幅上涨。未来,考虑到国内需求短期内不可能大幅回升,输入型通胀压力尚无明显抬头迹象,货币政策延续稳健中性以及季节因素、猪肉周期等因素,通胀整体将温和可控。

9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1.3%,环比上涨0.2%。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1.6%,环比上涨0.2%。1~9月平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2.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2.2%。

9月PPI仍处通缩通道,降幅继续收窄,环比延续回升势头,回升幅度略高于前月,预计四季度PPI同比将继续回升,但力度放缓。

工业产出旺季回调 多重因素制约增长

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10.2%,比8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环比增长0.72%,环比增速4个月来首次下降。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6%,增速比上半年加快0.3个百分点。

9月数据显示,工业生产开始减弱,经济复苏出现一定程度的放缓,与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数据变化一致。分行业看,中上游产业回落明显,与运输相关的行业9月增幅明显,其中汽车制造业同比增长17.7%,增速较前月加快3.8个百分点;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同比增长10%,加快7.8个百分点。9月,发电量、粗钢、钢材、水泥、平板玻璃等原材料产量同比增速较8月有不同程度回落。

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回落与产能过剩、投资下滑、基数效应、货币收紧等因素有关。流动性方面,9月份广义和狭义货币供应量增速双双下降,货币供应速度有所减缓;基数效应方面,2012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的底部出现在8、9月已经开始回升;同时,产能过剩从根本上制约了工业增长。在上述制约因素没有大的改善以及国外需求不出现大的起伏情况下,四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可能保持在10%左右。

四季度经济料回调 改革与稳增宜并行

9月出口的负增长再次证实了外部环境的严峻形势。在发达国家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下,这些经济体结构性矛盾凸显,经济增长乏力,风险上升。在全球增长重心重回发达国家、国际形势越发动荡、发达国家不断转嫁危机、新兴经济体日益面临严峻内外部风险之际,我国的政策重点应聚焦在此轮风险的周期及程度上。

国内方面,传统发展模式并未根本改变,经济结构问题持续恶化,政府投资后续乏力,民间投资遭遇阻碍,中小企业成本增加、利润下滑,居民收入增速放缓,通胀抬头,多重风险之下,宜迅速启动行政体制、经济体制改革与继续稳增长并行。

日趋复杂的国际形势直接影响到国际资本流动。进入9月下旬,人民币持续升值,9月当月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创近5个月来新高。在出口负增长、顺差大幅收窄的背景下,海外热钱大幅流入,带来极大安全隐患。

投资方面,从9月数据来看,中央和地方投资均出现了下降,凸显政府资金不足、投资后继乏力。由于存在预算软约束,地方政府投资冲动从未停止。但随着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累积,银行收紧贷款限制,地方政府融资成本越来越高,地方投资能力受到抑制,投资增速回落不可避免。

今年消费水平大幅下降尤其是城镇消费水平下降,反映出中央重拳治吏之下,三公消费得到遏制,而居民消费保持平稳,总体消费水平短期内难以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的首要力量。在当前形势下,有必要迅速启动收入分配改革,调整畸形分配结构,释放居民消费意愿,助力中国经济平稳快速发展。

6月以来,中央推出“微刺激”政策稳定经济,铁路基建成为投资重点。由于政府的介入,资金及时到位,三季度经济增速迅速反弹。鉴此,利率市场化等改革应把握好节奏和力度,积极运用宏观调控“有形之手”,实现经济的平稳运行。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研究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