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德安夸夸咱们的农民义务监督员老周

发布时间:2020-03-03 16:16:07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进入六月份,赣北地区开始栽种中稻了。在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丰林镇依塘村十组依塘畈周家,4000多亩水田纵横交错,种粮大户刘小明正在组织人手用机械栽插隆平高产杂交稻。原来,这里实施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土地治理项目以后,逐渐被人漠视的田地立即热起来,种粮大户们争着抢着来租田。而说起农业综合开发,村民们都挑大拇指称赞农民义务监督员周泽海。农民义务监督员是九江地区在土地治理项目管理中的新举措,目的是让当地农民成为农业综合开发土地治理项目的真正业主,周泽海正是其中一员。

看着良田长野草心痛

依塘项目区涉及3个自然村,近1000人口。村子交通便利,不远就是福银高速公路。一条小河绕村而过,延河的樟树林,年年都有成千上万只白鹭来栖息。周泽海今年53岁,土生土长、为人热心,勤快,脑子灵,有一手泥瓦匠的好手艺。1994年被村党支部吸收为中共党员,后来连续担任过4年村民小组长,并且一直都是村民小组组委委员。

多年来,周泽海在家种棉花,种水稻,虽然过日子没问题,但却没什么富余。因此,农闲时周泽海就到外面做点泥工活,贴补家用。自从打工潮兴起后,村里的后生们都一窝蜂似的到广州、福州等地闯荡去了。只有部分老人在家种田,部分责任田没有人打理,近两年甚至出现了荒草。老周看到眼里,痛在心里。因资金的原因老周曾邀请他人一同来租种,可他们一看那些田,沟渠老化,连条走板车的路都没有,扛一袋水稻要走很远,最后都摇摇头打了退堂鼓,为了增加收入,老周只好到县城做泥工,每月至少4000多元收入。2013年,德安县农发办把依塘这块田地列为土地治理项目区,周泽海分外高兴,他便邀请另两个代表不厌其烦地到村里、乡里、县农发办要求尽快落实直到尘埃落定,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少挣点钱没有啥心甘

依塘项目区改造中低产田面积4100亩,项目总投资583万元,开挖疏浚渠道19千米,衬砌渠道15公里,连接池400个,平整土地2000亩,新修机耕道7千米。项目于2013年10月底开工。开工前,县农发办为充分发挥农民参与土地治理的积极性,积极执行九江地区创新的农民义务监督员的新举措。由村里推荐并选举3名农民义务监督员。与农发办、监理工程师一起到现场参与项目建设质量、进度的管理监督。

这下把组里人难住了。义务监督,就是白干活不发一分钱报酬,谁愿揽这个活呢?

我来吧,不要一分钱,保证把项目监督好老周拍着胸脯向农发办及村委会保证。于是,老周就成了一名正式的义务监督员。

回到家里,妻子劈头盖脸地埋怨起来,你在外面干活,少说每个月4000多元收入,这一干至少大半年,那就是好几万元,你还管不管这个家了

老周傻笑着哄妻子说,谁说我不管家了,等工程搞完了,我加班加点去挣钱,我的泥工技术好,一定能把那好几万补回来。

老周知道,妻子平时深明大义,慢慢就会理解的。

质量不行就返工心正

只要有施工队施工,老周就会赶到工地一个个项目看。推土机在平整农田时,老周没有仪器,就多个角度目测平整度,有时甚至趴在地上观察是不是平了。发现有一点高或低,他都要司机重新来,直到满意为止。有时发现田埂不直,或机耕道宽度不够,路基不硬实,老周都要施工方返工或修正。一般小问题能解决的老周就当场解决,一时解决不了的,老高就报告县农发办。承包工程的老板说,这个老周,监督工程比自己做房子还认真。老周认真地说,这个监工不好做的,你一小时不守在旁边,就可能有人偷工减料,我当初夸了海口,占了这个位置,就要负责,大家信任我,就要对得起大家。

村头有一块老屋基地,足有40多亩。那是1998年洪灾时,政府扶持村民搬迁后留下的。2002年,村里派人把里面的石头移走,再砌上田埂,就成了水田。这次趁着农业开发,老周和组委会的人商量着,整成良田。可施工方说啥也不愿意,说里面还有石头瓦砾,但单价招标定了,农发办不会提高,做了亏本。老周就找农发办与施工方说自己的治理方案,农发办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了合理设计,整成了良田。

有些工地施工人员是施工方在村里请的,和老周很熟,叫老周不要太认真,能过就过去算了。可老周不吃那一套,工程不合要求,照样推倒重来。于是,就总有人和他争吵,有时声音大了,整个村子都听得见,最后都是老周占上风。老周说,几个月工程做下来,大大小小的争吵有好几百次,我一心为公家,不打个人小算盘,最后当然都是我赢了。

农田流转见效益心喜

2014年6月,依塘畈周家的农业综合开发工程终于竣工了,上级农发办把依塘项目区作为工程质量观摩现场会的一个点。老周才长长地吁了口气。项目区竣工后,县农发办要求进行土地流转,老周深知土地流转对农民的实惠,家家户户上门做工作,有些村民不愿意于是老周提议召开了全组村民代表会议,同意将所有农田打包流转出去。一些种粮大户纷纷上门要租田与以老周为代表的村民谈判,最终由隔壁高塘乡种粮大户刘小明承包。每年每亩租金300元,租期20年,租金一年一付,得的多的一家每年分到了3000多元。考虑到村民的吃饭问题,从中划出90亩分到各家各户作为口粮田。

如今,组里的事全部处理好了,老周又到外面找事做了。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了,老婆每天在家带孙子。老周说,答应老婆的事不能食言,他准备多吃点苦,把那几万多元给挣回来。

陈俊荣 特约记者 李诗彪

治疗牛皮癣好的方法是什么

疫情倒逼教培机构转型iEnglish如何成为突破口

重庆东大肛肠医院警惕!便秘危害

相关阅读